大多数亚洲国家反应利索,都在疫情防控上发了狠。
 
而一些欧美国家,虽然也在采取措施,但现实情况并不乐观。
 
英国的“群体免疫”饱受诟病;美国的“闭关”手段,也被全民吐槽。
 
之前,面对民众的批评,英美似乎并没有表现出很在意。
 
但最近,一份预测疫情的重磅报告,改变了全部形势。
敦帝国理工学院MRC全球传染病分析中心研究报告封面
看过这份报告,英国政府马上掉转了防控方向。
 
美国政府也打起十二分精神,连川普也立即改变了对疫情的态度。
 
如果你还没见过这份报告,接下来一定要好好听我讲。

1

伦敦帝国理工学院

MRC全球传染病分析中心研究报告

这份重量级报告,全名为《非药物干预措施对降低新冠死亡人数、减少医疗需求的影响》(Impact of non-pharmaceutical interventions (NPIs) to reduce COVID19 mortality and healthcare demand)
 
按照报告的说法,英国政府如果不改变现在的防疫方式,这波疫情甚至会造成51万英国人死亡。
 
而对美国的预测,也很糟糕,可能会有220万人死亡。
 
如果英美两国及时更换措施,积极控制,也有可能降低一半的死亡率,最终依然会有20多万英国人、100多万美国人死于新冠病毒。
 
这份报告,是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的MRC全球传染病分析中心给出的。
 
MRC全球传染病分析中心,这是一个什么机构呢?
 
MRC全球传染病分析中心有50名顶尖科学家。
 
这支团队长期与世界卫生组织关系紧密,也一直是英国官方的抗疫顾问团队,曾经协助政府,抗击过SARS、禽流感和猪流感等流行疾病。
 
分析中心的团队领导者,是流行病学家尼尔·弗格森(Neil Ferguson)。
尼尔⋅弗格森,其实我们并不陌生。
 
在钟南山尚未提醒人传人风险三天前,弗格森团队就发布了关于武汉疫情的预测,认为当时武汉感染人员超过1700例。
现在这个团队,又发布了这么一份疫情预测,没有人敢不认真对待。
 
在这之前,为英美政府献策的医学专家彼此的意见都不统一。
 
但当尼尔森团队站出来说,长点心吧,再不积极防控,大家就要凉凉了的时候,英国和美国政府立即改变抗疫对策,而且几乎所有的主流媒体都对这份报告做了报道。
 
遗憾的是,尼尔⋅弗格森本人,前不久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,不幸被自己所研究的病毒感染。

 

2

深度解析帝国理工最新报告

看完尼尔森团队对疫情的预测,你可能会意识到,我们对新冠疫情的看法可能过于乐观了。
 
在报告中,专家们直接指出了新冠疫情的严重性:现在的疫情,堪比1918到1919年蔓延全球的西班牙大流感。
 
西班牙大流感,是人类历史上第二致命的传染病,曾经造成全世界约10亿人感染,在将近6个月的时间内,夺去2千5百万到4千万条生命,比持续了52个月的第一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还多。
 
根据报告对英美两国的预测,若新冠病毒无控制地扩散:英国预计会在4月发生病例爆发,在6月份达到死亡高峰;而美国则会有220万人死于新冠病毒感染。
 
当然,这两项死亡数字预估是建立在完全无控制的基础上,也就是这场疫情预估死亡人数的最高值。
 
那如果是有控制的情况呢?
 
根据报告的预测,即便是采取非药物干预手段(NPIs),死亡人数也只能降低一半。
 
疫情的严重性,远超我们的想象。
 
报告目前指出,现在主要能做的有两种基础防控措施。
 
第一种是抑制手段,目的是把再生传染数R的数值降低到1以下,也就是说,要抑制流行病的增长,减少患者人数,彻底清除人传人现象
 
中国目前就是这种手段,政府用强干预措施,对确诊病例与其家庭成员进行隔离,关闭学校,主张社交疏远。
 
事实也证明,抑制措施是非常有效的,在短期内迅速降低确诊病例的感染人数。
 
但是,抑制措施的挑战在于,防疫措施会无限期维持。一旦措施放松,就会有二度爆发的可能。
 
因此,必须要让措施一直维持下去,直到接种疫苗为止。
 
但是,距离新冠疫苗可以注射使用,仍需要18个月的时间。而且谁也无法判定,早期的疫苗就一定会有效。
 
第二种是减缓手段,目的是让死亡数目降到最低,防疫措施会在整个疫情期间一直维持。
它不会立即阻止病毒的传播,而是通过保护措施,减缓病毒的扩散,不要让病例在某个时间段内猛增,有效地调配医疗资源,保障病人的安全,特别是抵抗力较差的70岁以上的老人。
 
报告提出五种具体的非药物干预措施,患者居家隔离(CI)、自愿居家隔离(HQ)、70岁以上的人保持社交距离(SDO)、所有人保持距离(SD)、关闭大、中、小学校(PC)。
当然,我们也能从报告里分析出,“群体免疫”的想法还是尽早放弃,转到新的防控措施上来。
 
研究报告指出,如果英国政府不采取措施,英国特护病床需求最早会在四月第二周猛增,而目前的病床数量远远不够用。
 
等到疫情的高峰期,重症病床的需求量,预计会增长到英国现有病床数量的30倍左右。
 
对此,研究人员分别预测了五种措施实施后,英国特护病床的需求量。
伦敦帝国理工学院MRC全球传染病分析中心研究报告指出,五种减缓措施下,英国的特护病床需求量。
在图表中,最下方的红色水平线,代表英国紧急护理床位容量。
 
可以看出,在措施预计维持的3个月里,不管是哪一种减缓手段,都会对医院的收治能力有不小的考验。
 
即便是尽快改变疫情防控措施,医疗系统也会超负荷运作。
 
不过,从图中曲线的变化也可以看出,隔离措施越严格,病例的增长会减缓,英国的医疗压力也会大大减轻。
 
相比自然选择的“群体免疫”,报告提出的压制和减缓手段,会是更优的选择。
 
如果英国和美国都采取积极措施,减缓病毒的扩散,那么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,传染不会停止,但会减少。
 
预估死亡人数也会减半,英国会有26万人死亡,美国也会有110万人死于该疾病。
 
但这仍是一个可怕的死亡数字。
 
如果英国拼尽全力阻止病毒扩散,把病例减少到最小值,那么病毒的致死人数会在2万以下。
 
为了实现这个目标,英国人会要求全体国民保持距离,隔离病例,隔离病患家属,关闭所有学校。这些措施会维持12到18个月,直到疫苗研发出来。
 
虽然英国对“群体免疫”的态度发生了180°的转变,但对于报告所提出的两种防控措施,仍有不小的争议。
 
有人认为,即使积极采取隔离措施,也很难熬过这1年的非常时期,病毒依旧会卷土重来。
 
但无论是抑制、减缓,还是群体免疫,这次疫情对国家和民众的伤害都是巨大的。
 
对世界上的所有人来说,未来一年的生活都会格外艰难,无人可以例外。
 
弗格森也忧心忡忡地表示:
在接下来的一年多时间里,我们生活的世界会与以往截然不同。